看著一幕屬於他人的雨中即景



曾經,我趴在窗臺上,雙手托腮,望著樓下花壇裏的花朵。在秋風裏日漸憔悴,落英繽紛,隨風曼舞,而我腦海裏存留的,依然是其灼灼的嬌顏。我忘記了,生命不是只有美好;

曾經,我融於田野上聽風,看一徑楓紅,抑或滿山淺綠。於千裏鶯啼中,我忘身於凡塵,將靈魂妥貼安放於純粹乾淨的欲界仙都,逃避於紅塵紛擾,短暫於山水將壓抑排遣……

於是我知道,我是在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穿梭在紅塵中。忘情於自然外,總是在觀看品評他人的故事,卻忘卻感悟自己的人生。當我旁觀於人與事的發生,並在心間對此給予一個定位和批判的時候,我忘記了,別人的故事,正在我的身上上演著。生命的過程,我們都不是一個旁觀者,可以逃避,可以悠閒。而是,應該以一個主宰者的姿態,在生命的旅程上打造屬於自己的風景。很多時候,人們對於生活,有著過多的糾結。糾結於情感,糾結於瑣事。

於是,總想在別人的故事裏,找到解開自己心結的方法。有人感歎,錯誤的選擇製造了太多錯誤的結果,不得不面對無法割捨的一切,像一個籠子將身心囚住。一份不理想的工作,一次不愉快的旅行,一場錯誤的婚姻……於是,就會以旁觀者的姿態去豔羨那些幸福的人士,感歎他人正確的選擇帶來的幸福人生。其實,選擇正確與否無法決定你是否身受困境。因為,即使正確的選擇,也同樣在生命的旅程有著疊加的桎梏。只不過,程度不同而已。

小腳新娘


紅蓋頭,小夾襖,胭脂香,羊角辮……你說我是你的小新娘。

我就在你的懷裏啊,當一個快樂的木偶,任你笨笨的紮起我的辮子,任你在我臉上塗抹的斑駁。螢火蟲早就酣睡了,月亮羞澀的躲藏。你十三歲少年,我五歲小丫頭。你的懵懂我的幼稚,在午夜天空畫出愛的彩帶。只有心,是醉的。

你說我與眾不同,因為長了一雙小腳。

孩提時,每當入眠,你將我的小花鞋輕輕脫下,放在枕邊,你說是你夢中的餃子。於是你看著小花鞋微笑的睡去,我看著你的臉進入夢鄉。夢裏,我的小腳略略的疼痛,那是你不知不覺咬了一口……

我這雙小腳,是屬於你的。我習慣坐在小板凳上,你單腿跪在地上將我的小腳放在水盆裏。你細心的揉搓,輕輕地撫摸,像一個世紀的漫長,不要驚擾這幸福的夢。時而你看著水盆發呆,時而傻笑一下,臉突然地泛紅。我狡黠的看著你,猛然使勁的踏水,水花濺得你滿身滿臉……驚醒你的夢,只為綻放我的夢花,被你溫柔的摸摸臉頰……不言不語,不驚不擾,多年的慣例,定格為歲月的圖畫。你的雙手為我洗過無數次小腳丫,我的左腳寫滿愛戀,我的右腳印刻永恆。你說絕不委屈了這雙小腳,有一天背著我也要踏上玉龍雪山的天堂!讓雙足沾染聖潔的靈氣,從此,三寸金蓮為你而獨舞!

嬰兒時,你左手抱我將我的小腳站立在你的右手心上。當你仰頭看著我,我知道其實愛,就是手心裏的寶。沿著掌紋的經緯溯遊全身,那時候,我全身血脈充盈著愛的蠱惑。總是懶懶的喊腳疼,你便二話不說背起我。你的頭髮散發著男子漢的氣息,我的嘴呼出愛的暖流,只一個盹兒,背上幸福如花。稍大時,北國冬天瑟縮著我的恐懼,你將我的小腳揣在你懷裏,被子裏寒涼遠走……我的小腳,淘氣的撒嬌,寒夜裏你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而我的夢,卻溫暖的嬌俏……

你說我是你的小腳新娘,一輩子。

也許,我的小腳無法丈量幸福的深度,輾轉於紅塵的只能是一行深淺不一的腳印。而今,我在塵世間流浪,我找不到你溫暖的胸膛,這小腳凍得冰涼。那小花鞋落寞的滿臉滄桑,孤獨回憶一路的成長,淚千行……
花的一生 欣賞和感受秋的蒼涼 濛濛煙雨中 我看見了扭曲的畫面和扭曲的人,我覺得那是對人生的掙扎。 對於女人,家庭重要還是事業重要? 滾滾長江東逝水,千帆過盡無數, 藍顏知己是親情友情愛情之外的第四種情感 是膽怯嗎?還是時隔多年,相互之間多了一些陌生? 春天已經臨近 不解釋,你懂得

成就怪才,成為怪才精英

怪才,我對怪才的瞭解其實是個偶然,仿佛在偶然之中蘊藏這給予,我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但是人總是說過,有要求高的,總有相缺之處,所以在某些方面,對自己也放縱了些,但正因為我的放縱才成就了我對怪才一詞的瞭解,怪才;在新華字典之中的解釋也是不平凡的;怪;不平常,離奇。怪才;指行為古怪,思想異常,卻又能發現真理的人。這類人通常行為、思想異于常人,難以讓普通人理解,是大眾議論的物件。

相信面對於電視劇大家再熟悉不過了,我相信曾經熱播的《怪俠歐陽德》是大家關注的焦點,由小瀋陽扮演的俠客歐陽德,熱衷於創造些稀奇古怪的“高科技”,並且富有俠義心腸,從而受到百姓的愛戴……但在我看來歐陽德就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怪才,根據查證;歐陽德確有其人,清康熙年間的俠客歐陽德,兒時在學堂之中被老師認定是一個怪人,不會有出息,因為歐陽德小時就表現出與他人與眾不同的個性。正直,俠義,仁愛的種子仿佛從一出生就種到了歐陽德的內心之中,並不熱衷於考取功名的他,從小習武,夢想就是成為一位大俠,匡扶救世。

再為大家舉出一個怪才的實例,相信達•芬奇是大家所熟悉的,生於1452年的達•芬奇從小時熱衷於畫畫,但在其老師的眼中,達•芬奇的畫畫是不務正業,相傳達•芬奇的熱愛打動了他的父親,於是父親就把他送到歐洲的藝術中心佛羅倫斯,拜著名的畫家和雕塑家費羅基俄為師。 費羅基俄是個非常嚴格的老師,學習的第一天,他讓達•芬奇畫蛋。讓他橫著畫,豎著畫,正面畫,反面畫。 達•芬奇畫了一天就厭倦了,但是老師卻一直讓他畫蛋,畫了一天又一天。 達•芬奇想:畫蛋有什麼技巧呢?於是向老師提出了疑問。 費羅基俄回答說:“要做一個偉大的畫家,就要有扎實的基本功。畫蛋就是鍛煉你的基本功啊。你看,1000個蛋中沒有兩個蛋是完全一樣的。同一個蛋,從不同的角度看,它的形態也不一樣。通過畫蛋,你就能提高你的觀察能力,就能發現每個蛋之間的微小的差別,就能鍛煉你的手眼的協調,做到得心應手。” 達•芬奇聽後覺得很有道理,從此他更加認真地學習畫蛋,天天對著蛋畫,努力將各種繪畫技巧融於其中。 3年以後,達•芬奇的手仿佛有了感覺,想畫什麼就畫什麼;畫什麼就像什麼……由此可見一個好的老師對於學生來說是多麼重要,,,正因為費羅基俄的相信與關心,成就了一代大師達•芬奇的誕生。

怪才,卓爾不群,怪才,重義而清利,怪才,堅持觀點,奮鬥努力,怪才,怪而有才。運用一句老師曾經送給我的評語送給大家,作為欣賞;怪才,敢於發言,勇於創新,熱於創作。願各位,成就怪才,成為怪才精英。
一縷金色的陽光 春風又吹 最柔情的告別 萬物煥然一新 望穿了秋水 深處是寂寞相依 Slender long tune sigh blue drop mutual passion depleted to shore know Heaven On Earth

笑對人生幾度秋

遠離了白天的喧囂與嘈雜,夜安靜地躲在閃爍的七彩霓虹後面,用無邊的黑暗一點點吞噬著晝的餘韻......

在這寂靜如水的夜裏,緩緩走進靈魂的深處,一個溫婉嬌俏的女子款款走來,那流轉的眼眸,顧盼生輝,盈盈淺笑,無語嫣然,水袖輕揚;撫一曲琴音,訴幾多淒美,歎幾絲炎涼。輕輕把悠悠的思緒折疊成繽紛的七彩蝶,放飛在這搖曳多姿的星空裏,任它時而自由翱翔翩翩起舞,時而安靜沉吟悄無聲息。柔和的晚風蕩漾著往事的漣漪,在這亦真亦幻的意境中走過了多少清雅的歲月,留下了多少輕淺的回憶......

在人生的大舞臺上,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飾演著不同的角色,生活中每個人都是一流的演員:生活的磨難讓我們學會了用堅強來偽裝自己;學會了用明媚的笑容把傷痛遮掩;學會了把無奈與苦澀深深隱藏。在歲月中行走,在經歷中成熟,在挫折中成長,接受風雨的洗禮。我始終相信人間正道是滄桑,風雨過後天更澄澈湛藍!一路品味著年華綻放的縷縷幽香,人至中年才懂得了淡看世間功名利祿,富貴榮華,一切順其自然,只要左手牽著健康,右手握著平安,任憑世間風狂雨驟,泰然處之,我心嫣然。

朝花夕拾,似水流年, 送走了春的喜悅,夏的熱烈,秋的豐碩,迎來了冬的素潔。四季就在人們的眼前盛裝出場,盡展她的嫵媚妖嬈。春的新綠嬌嫩像一個含羞的小女孩讓人憐惜;夏的熱情奔放似情竇初開的少女惹人喜愛;秋的豐滿慷慨似丰姿綽約的少婦令人沉醉;冬的含蓄深沉似成熟內斂的老婦讓人敬畏。歲月悄無聲息靜靜的流逝著,不曾為誰停留片刻,不曾為誰駐足瞬間,如此迴圈不斷亦不曾厭倦。凝神細數絢麗的時光在指尖間靜靜流轉,走過青蔥歲月,一頭烏髮已有如雪的點點銀絲,年輪在我們走過的時光中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印記。每日為生活而奔波,為生存而奮鬥,平凡的日子依然那麼美好,有無數的感動曾讓我為之動容,星星點點的記憶仿佛飄著淡香的茉莉花,永遠盛開在我的內心,永不凋零。這淡淡的思緒交織著陪伴著我,無言的溫暖著匆匆的歲月!

生活中我很喜歡看茶水交融的情景,那乾枯的茶葉在水間翻飛旋轉,瞬間就還原成被採摘時姿態萬千的模樣,看淡淡的霧氣在眼前嫋嫋升騰,那清澈的水少頃便有了或深或淺的顏色,那縷縷的馨香在鼻翼間飄散縈繞,這小小的茶葉要經過多少道工序才能變得如此醇正芳香?恰如人生要歷經多少千回百轉,才能最終品嘗到人生的甘甜?常氳氤在這樣的氛圍裏任思緒飄渺。有時看著窗外淡淡的風景,心中便油然而生一種羡慕之情,多想像大自然那樣瀟灑從容,時刻按著自己的節奏讓四季輪回,而不必在意世人的喜好。那份執著堅韌讓人勿庸質疑,無可辯駁。雖然已步入中年,但心偶爾會像孩童般天真愛幻想,釋放著一份悠悠情懷去追逐夢境中開得妖嬈的七色花,讓自己沉浸其中,陶醉不已。

自從踏進了網路,一個多姿多彩的世界呈現在我的眼前,豐富的知識讓我目不暇接,沉迷在這裏如饑似渴的學習,優美的文章令人賞心悅目,悠揚悅耳的音樂更是陶冶了我的性情。興致所至也會用文字亦歌亦舞,唱盡心中千般柔情,舞盡心中萬般春色。在這裏結識了很多來自天南海北優秀的朋友,在空間這個交流的平臺上彼此用文字交流,帶給我們無盡的溫暖和歡樂,這份友情純淨如涓涓小溪日夜奔騰不息,滋潤著每一個人的心田。雖然隔屏相望,未曾謀面,卻讓我情不自禁懷揣淡淡的荷香編織夢的霓裳,有時想像著網路中的好友在現實生活中的模樣,多少次癡癡的想著不覺間笑容蕩漾在臉上;多少個午夜夢回裏心似蓮花盛開,清新淡雅,不染紅塵阡陌;多少次攜溫柔的月光與璀璨的星光遨遊在靜靜的夜裏,伴一襲清輝穿越千山萬水來到你的窗前,輕輕挽起那一襲如煙似霧的薄紗,悄悄問一聲我的朋友,今天過得是否快樂安康?把無言的牽掛凝滯指尖,輕撫你的臉頰,默然問一聲:此刻你那香甜的夢裏可否有我的身影?

行走在歲月深處,步清韻,掬暗香,也曾感到莫名的憂傷和疲憊。有時渴望象風一樣自由,天涯海角任意飛翔,時而溫柔似水,時而狂放不羈,誰也不能把它握在手裏,就那麼執著的行走在天地間,那份隨性,那份灑脫,令人神往......

與歲月同行,紅塵作紙,情為墨,用靈性的文字素描著滄桑的變遷。喜也好,憂也罷,一路蹣跚人生的行程已過半,也曾披荊斬棘勇往直前,也曾猶豫彷徨淚濕枕畔,雖沒有財富與地位相伴,卻擁有一份淡泊與從容在人間。上有白髮蒼蒼父母在堂,下有還未獨立的孩子在膝前,這血濃於水的親情讓生命更豐盈!愛與被愛是這世上最美的玉液瓊漿,甘之如飴,飲之既醉,傾盡一生真情,肩負著沉甸甸的責任行走在茫茫的天地間,雖未曾享受世上的榮華富貴,雖然時光蒼老了容顏,但我心坦然,亦無愧無悔到這世上走一回!

素手執筆間,前塵往事,散若雲煙。把酒臨風,舉杯邀月,攜一縷優雅,掬一份從容,笑對人生幾度秋。但願在喧囂的紅塵中,做一株空穀幽蘭,不以無人而不芳,悄悄綻放在這塵世間,花開嫣然,花落坦然......我是千百年前的壹朵蓮
爱是浪漫,婚姻是给这个浪漫限定了范围
無論你工作的地方離家有多遠,你都要常回家看看
夢想是壹塊石頭
有一種情感只能用心去珍藏!
又一個春天來了
首月,始終非如一
是青鳥也是情鳥
山を見ることが好きで、喜んでいて月
地球有處地方叫做:綿山

我愛上一個人行在夜色裡

我可以杜撰自己筆下每個故事的細節和結局,卻如何去預約一場紅塵深處唯美傾城的愛戀。


步入七月的第一天,外面落著雨,空氣中是少有的寒涼,眼裡走著盛夏,心底卻是秋天的味道。繁華剝落後的寧靜是種美好,卻突然記起自己曾經留給自己的一個承諾:用文字去做一次疼痛的回憶,在掙扎中試著尋回光陰淪落下缺失的一份情感,並把它重新儲回記憶。
可是,這個承諾在六月裡便淡給了流逝的歲月。那些個筆墨走失的情懷,本該記下的,卻在一段段記憶的緬懷中流於俗裡。
有些情分,不是不想記起,而是從未忘記。
就如墨心,當初自己一意孤行的把那幾個安靜的字許給她,惟盼她現世安穩,至少讓她顛沛流離的靈魂可以有片刻棲息的地方,哪怕是最細微的山水暈染,也可以讓一片夢暫時安頓。
那樣暗合她氣質的幾個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初看時便有貼心的暖意,實在該配她那樣安之若素的傾城女子。可是,七月了,她依然是一片雲煙,留給我的只是難捱的懷念和回憶,不見隻字片語。

黃昏臨近的時候,雨停了,有片晴朗掛上我的眉梢。我知道,那個點墨淩心的女子也會如我一樣,在天涯未知的一隅,披著向晚的夕陽,聽耳畔的風傾訴一段塵世的過往。
七月的江南,小橋流水依然,白堤斷橋仍在。可是,那個結著丁香愁怨的素衣女子卻在屏前徹底消失了。有關她的記憶,一寸一寸攏於指尖,用一紙銘心記錄繁華歸隱後的寧靜和寂寞。
江南,那是她的一個夢。而我,在她的夢中曾經以相思的方式侵佔她的靈魂,硬生生的把一縷縷思緒拉成疼痛。是我自私嗎?還是夢本就簡單,只是因為觸到了愛情的冷暖炎涼,才在記憶中鐫刻成一幕幕深刻的場景,然後,用現實的殘酷碾壓柔軟而脆弱的心。
夏天來了,風踩著細碎的腳步漫過湖邊的楊柳,於碧綠的荷上淩波而去。此刻的後湖如此幽靜,淡落了幾許紅塵深處的喧囂,而我,一個人,以一個人的心境穿越有關兩個人的記憶。前行或者後退,在這樣俗世紛繁的跋涉中,均不是我可以做得的抉擇。我的迷茫沾了夜露彌散在夜色中,用一抹清涼,慰藉沒落的情懷。

聽六哲《冬天裡的白玫瑰》時,我的心開始蒼涼落寞,並且疼痛。我記起墨心的一句話:我是冬天裡的白玫瑰,錯開了花期才愛錯了誰;我的刺穿了誰的心,才聽見自己流血的聲音。
這個讓我憐心的女子,我曾許她江南春夢,只為換一夕靜好。而今,她的刺卻穿了我的心,並且我聽到了自己流血的聲音。
離別惹人憔悴,經歷卻催人成長。我希望那個只喜歡把憂愁研成文字的女子會慢慢長大起來。
我曾如此迫切的想要分擔她的憂傷,並且給她一雙天使的翅膀。如此,才可以讓她從陰暗的角落裡走出來,感受溫暖的陽光。而她,卻用無言維持著僅存的自尊,我的一腔熱情只換來她惆悵的一次回眸。
我的文字開始飄零,一瓣一瓣在七月的天空下無著無落。而我,也只能用文字豐盈我日漸消瘦的相思,如此,才可以抵制時光對於我對墨心執著的侵襲。可是,我知道我能夠執著的不過是墨心贈我的一縷心疼而已。她對我最多的交付也不過是林黛玉般身世的飄零和寄人籬下無法言喻的感懷。但那幽幽的言語和輕憂的眼神卻蠱惑著我不自知的靠近她,我並未想和她談及愛情,只想讓她知道我對她暖心的疼。

無人可以觸摸我的憂傷,就像我始終無法把握墨心前行的方向一樣。她是我的一片雲,一縷煙,一絲纏綿的思緒,總是那樣淡淡的行在空中,虛無縹緲,若即若離。我們各自在彼此的天涯,我除了送她一顆懷念的心和一些散碎的文字,還能給她什麼呢?承諾嗎?那是她的奢侈,亦是我的無奈。
如今,丟了墨心,我能做的也只是重新回歸現實,任這樣一份高山流水的情緣淡在風裡。可是,我分明記得夢裡墨心那溫順的眼低斂的眉,一襲素色長裙行在江南水墨潤染的青石小巷裡。有細碎的光陰和邂逅的美好灑落一地,千年的等待落地開花。可是,夢醒後,卻是滿地滄桑心事狼藉一片。
我愛上一個人行在夜色裡,只為在霓虹閃爍的燈影下尋找更加落寞的感覺,那是墨心最喜歡做的事情。而我,在遠方,試著用一顆心的溫暖貼近她的冰冷。
氷雨に3匹と
ワンズ初ゴンドラ
ブログランキ


ここで歌や

桃のカワと種だ
明日引越し
忘れな草咲きました
年末せかせか
アマガエルの
身に余る光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