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譜一曲花月流年

窗外,微風輕拂,半簾殘月,一杯清茗,幾縷花香,輕輕地彌漫在暮色裏,瘦了的月色,藏我所有塵封的舊憶。半箋心語,在古曲中輕揚,指尖的絢爛,化作聲聲的低喚,在這彎清月下繾綣流連,清影裏,糾纏著曾經的淚光;傾心相遇只能換得一季的美麗,秋水之上,紅塵之中,唯有折一身悵然,懷幾頁素箋,帶著瓣瓣心香,攜著對你的思念,飄舞成花。零落成癡。

燈下,歎紅顏近晚霞,坐在天涯之外,與你席地飲談。紅塵紛擾,光陰如梭,有太多的不可聞,不可說。我的淚水與憂傷,靜默成一條幽深的河流,帶著無限的思念漂泊。你的馬蹄遝遝,驚醒了我一季呢喃;你的琴聲悠揚,穿透我三世的魂魄。我以蓮的姿態迎你,滿心的依戀逐流於三千弱水之上,在纏綿悠長的笛聲裏,為你呢喃低語。我輕輕地靠近你,綻如一朵荷蓮,如此溫柔而虔誠,就像找尋心靈的皈依。

遙望千年庭院,重門依然深鎖。將一闕婉約,吟成滿紙風情;撚三分月色,釀成一盞落寞。任宿命流離,塵緣蹉跎,卻逃不脫一場情深似海的困惑。繞指的情柔纏繞我一生的眷戀,聽長風悠悠吹過,是誰在把離弦輕撥?而千種溫柔,萬般嫋娜,亦如雲煙飄過,輕輕散落於紅塵紫陌,只有淚光在夢中閃爍。花落無痕,花開寂寞,不為誰能看見,不問誰對誰錯,千重雲浪,萬裏清歌,只為一場宿命開闔。

夢裏江南,如畫山川,我用柔指纖纖,穿過隔岸楊柳,輕撫曉風殘月,把思念折成一葉蘭舟。你一管笛音輕啟,我的輕舟已涉山水萬重,載著我的眷戀,帶著我的憂愁,在千裏煙波上漂流。夢想總在我目光可及卻又無法到達的遠方,與我溫暖而決絕地對望,我心中冰輪不墜,清光朗朗。為你在指尖綻開一朵溫柔之花,將深情植入骨髓,化入三生三世的夢望。

煙雨濛濛時,你我的相偎相依,雨夜不眠的轉身淚流,夜月不寐的輾轉相思,和章詞箋上的傾心愛戀,都記載了你我的曾經。在分分合合中,你走不出我的視線,走不出我的心裏。我一如既往的品你,如品一壺清沏淡香的茗茶,愈品愈覺口齒留香。我一如既往的讀你,如讀一篇抒情的散文,愈讀愈覺得韻味無窮。我一如既往的欣賞你,如欣賞一曲古韻,愈欣賞愈覺得意境高遠,妙音繞梁,心悅神怡。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相遇卻不能相見。那千種繾綣,萬般愛戀,只不過是一場絢爛煙花,璀璨幻影。只剩無窮落寞,一地久遠思念。唯有注視著你所在的方向,一路默念:珍重!借著笑彎了的月亮,注視著你的安好!借著清亮的光輝,照亮你眼前的光景!屏前一行行字映在我的眼前,醉了我,醉在你的字裏行間……レッド吉田 離婚がこの頃気になります。 micoooooズは近頃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みたいです。 Probe into Wellington house fire MPs grill Key over Dotcom knowledge 美国小镇的电信革 我喜歡這個故事。 談端午節吃粽子你只能做到鄒紋不要刻在你心上。 Search resumes for signs of schooner Japanese experts backup

過去過不去

2023.jpg
我想擷一朵素潔的白花,掬一捧清涼的泉水,折一只小巧的紙鶴,讓夢縈繞著花香,澆灌著甘露,承載著希望,去飄蕩、去生長、去飛翔。

小時候,我夢想著能摘到掛在天邊的雲朵,看上去就像可口的棉花糖,總彌漫著甜甜的味道,等到長大以後才明白,我與它之間的距離,看似咫尺,卻又遠若天涯,盡管我曾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抓住,卻始終沒能觸摸到它的柔軟。

小時候,我夢想著能有鳥兒身上的翅膀,只要輕輕揮動,就能飛得很高很高,飛到誰也找不到的地方,等到長大以後才明白,我其實是有翅膀的,只是我卻沒有賦予它飛翔的希望。

小時候,我夢想著自己就是淺溪中跳動的魚兒,每天都能歡快的去面對一切,每天都能無憂無慮的嬉戲、追逐,等到長大以後才明白,生活沒有那麼恬靜、歡快,它賦予我們的只是面對現實的眼淚和鮮血。

小時候,我夢想著自己就是生長在林間青翠的小樹,無憂無慮,隨風舞動,只要向著太陽,就能夠蔥蘢繁茂,就能夠抵抗風雨,等到長大以後才明白,想要擁有更多的陽光,想要比別人走的更遠,就需要學會去爭奪,學會去面臨無盡的挑戰,學會去承受、忍受,畢竟,成功與失敗並不只是跨步咫尺,想要勝利,就要做好失敗的准備。

只是,曆經種種之後,再次回首、觀望著那個逝去的小時候,那些逝去的純純的夢,像被隔了一層細紗,不可觸摸,怕被自己魯莽的舉動給驚擾,如今的我們,早已沾染上了世俗的塵埃,與過去之間猶如劃了一道斷層,有著不可逾越的距離。

人們都說:越長大越孤單,的確,我們早已不複當年摸樣,在時間面前,所有的反抗都顯得那麼無力,我們不可抑制的成長了。長大,就意味著責任,就意味著要與過去的童真揮手告別,那些年純純的夢,也就得在這道斷層間終止。

歲月無痕,時間如梭,一切就好像平靜的天空中突然劃過了一只飛鳥,無聲無息的勾畫著一道明滅的痕跡,在這轉眼已渡過的19個春夏秋冬裏,無情地切割著我那些年的天真,瘋狂的撕扯著那道斷層,越拉越遠,越拉越遠.........

最美不過年少,最傻不過童真,曾以為白雲就是香甜的棉花糖,曾以為努力揮動雙手就能和鳥兒一樣飛翔,曾以為水中的魚兒就是歡快的節奏,曾以為小樹只要輕輕搖動就能長大.........因為曾經傻過,所以曾經很美。

如果上天能讓我做一次選擇,在過去與未來之間,在天真浪漫與殘酷現實之間,那麼我想我會選擇你,選擇那單純的小時候,選擇那些純純的夢。

只是如今,我們卻再難跨越那道深如天塹般的斷層,只能攜著一片回憶的美好,漂泊在這場宿命的流離裏。

過去的......再也過不去。

小院裏的吳爺

01105.jpg
“吳爺,早啊!”“早!”“吳爺爺早上好!”“好!”
在我所住的小院裏,常能聽到這樣的對話,院子裏的人沒有對吳爺不尊敬的,也只有吳爺才享有這樣的“待遇”。吳爺今年七十六歲了,身子骨卻硬朗著呢,健步如飛,沒有半分年老的跡象。和吳爺住在一起,吳爺成了我們的“偶像”,吳爺留給我最深的印象就是熱心、勇敢、不服老。吳爺的故事數不勝數,可有那麼幾件事印在我的腦海裏,讓我久久不能忘懷……孩子們的故事王

吳爺知道的故事多,這是我們每個孩子都知道的。我有時就想:吳爺的腦子是不是機器呢?為什麼他知道那麼多的故事?正因為如此,我們一放學回來就纏著吳爺講故事,總要聽上幾個故事才肯去做作業。對於我們的要求,吳爺也從不推辭。我們就直接叫吳爺作“故事王”,吳爺也挺喜歡這個名字的。他喜歡聽,我們喜歡叫,其樂融融。院子裏總能看到這樣一個情景:一個老頭,一群孩子,蹲在樹下,時不時發出哈哈的笑聲。

吳爺沒上過幾年學,他講的故事大多是民間故事,都是我們在學校裏、在課堂上所聽不到的。吳爺有時也會講錯一點兒地方。就像那一次,吳爺給我們講劉邦的故事時,把“漢高祖”講成了“漢太祖”。於是我們就爭著跳起來,告訴吳爺,吳爺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像個小孩一樣呵呵的笑著說:“爺爺還不如娃們哦!娃好好讀書,以後給爺爺講故事。”就在我們笑作一團時,一個我們最討厭的人——張大媽出場了。大老遠就能聞到她身上那股濃濃的胭脂味,又是一地的瓜子皮相伴,冷笑一聲,說:“傻老漢,就自己那個文化底子,還不如個瓜,還敢糊弄娃娃!”吳爺不說話,我們可看不下去了,一起跺著腳叫喊著:“關你什麼事?吳爺爺講故事,愛咋講就咋講,咋講我們都愛聽,有本事你講啊,自己不會講還說別人,丟丟臉!”張大媽耐不住我們的“強勢進攻”,“哼”一聲說:“不跟你們一般計較。”悻悻地走開了。

有必要說明一下,張大媽今年46歲,三年前單位裁員下崗了,臉上的皺紋如群星聚集,數不勝數。可張大媽還偏就愛穿鮮豔的衣服,整日裏無所事事,在街上逛來逛去,和年輕的小姑娘爭美。那張嘴,大概是每天吃瓜子練出來的吧,“嘚啵嘚啵嘚啵”說起話來像連珠炮一樣絕不饒人。

勇擒偷車賊說吳爺勇敢,是一點不假,等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就信服了。那是2008年的秋天,院子裏的車子相繼丟失,不論是摩托車,電瓶車還是自行車,都無一幸免。先是李阿姨的自行車不見了,後來小宋叔叔的摩托車丟失了,就連妍妍妹妹的腳踏車都不翼而飛,氣的妍妍的媽媽,也就是我們最討厭的張大媽站在街上大喊:“哪個狗娘養的敢偷老娘的東西,老虎不發威,你當俺是病貓啊!要是讓老娘逮到你,不剝了你的皮俺就不姓張!”喊的大家不得安生,我都有點恨起偷車賊來了。院裏明事理的人打電話報了警,警察來了幾趟也沒什麼收獲。院裏一時人心惶惶,大家上下班都提心吊膽,生怕偷車賊盯上自己。

這可把吳爺急壞了,為了逮到偷車賊,吳爺在冷風裏待了幾個晚上,可偷車賊就像事先知道一樣。大概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吧,終於,偷車賊再次現身,吳爺發現,立馬抓住了他。偷車賊本想掙脫,可手被吳爺緊緊抓著。吳爺喊來人,把小偷送到了公安局,為大家找回了丟失的車輛。生活很快恢複了平靜。

難舍忘年交

有一天,他把我們叫到了一起,卻沒有講故事。他說:“孩子們啊,你們也都上學了,今天爺爺就告訴你們一句話:‘學習和種莊稼不一樣。種莊稼,今年不種明年種好就是了,而學習,別說是一年,就是一天也不能松懈。’。”我從未想到吳爺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正當我為此而高興時,吳爺卻不聲不響的走了。大人們都說,吳爺跟著女兒享福去了。可院裏人都知道,吳爺舍不得我們,舍不得小院。我們同樣也舍不得吳爺。吳爺剛走的那一個月裏,大家見面都不願意說話,因為我們的談論的話題從來離不開吳爺。誰願意一見面就哽咽著說話呢?吳爺的確走了,可能不會回來了,但他走不出小院,走不出小院人的心。吳爺叫吳伯選,小院的守護神。 夢裏夢外不知身是客 生活可以有的那些事 回憶是一灣深不見底的泥潭 夢她風雨幾枝椏 走過,有雪的季節 電燒傷的處理有何不同 癡情成殤,僅求毋忘 情為何物 我看到了你堅強背後的辛酸 別問應該選哪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