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繚亂了我的心?

一盞孤燈,伴一杯嫋嫋香茗,翻動滯留墨香的書頁,筆跡飛快的繚亂了雪白的紙,是什麼繚亂了我的心?文字,如我心中的一泓清泉,清澈見底,幽雅寧靜,寄心于明月,隨風低至彼岸,表達滿懷的相思,愁緒。

——題記

筆端下輕點心中縷縷思緒,在一泓清泉中若點若圈,使我心雨飄飛,裝滿詩懷畫意。凝望著夜的清寂,是誰,深鎖了我的清眉,漂染了一世的唐風?是誰,款款入我的夢境,惹我此生的念想?

攜一縷清風,過你的夢簷,靈慧如你,是否讓我無望的等待?掬一汪明月,入你的心田,溫柔如我,是否還讓我手捂相思的清寒?閉上眼睛,如水的琴聲,蔓延至安寧的夜的心臟。

流雲輕舟,蕩滌眸上清愁,芳草萋萋的清風蝶舞,風乾不了塵緣遺落的心上淚痕。凝眸處,落花時節,唯有杜鵑聲聲。在指尖流逝的時光罅隙裡,如若能相遇一個無風的月夜,有誰,會在蒹葭蒼蒼的柔波里,將一片絕美的夜色,烘溶成一枝帶露的玫瑰?

白衣、素手、短笛、輕舟,誰在四季的岸邊,置月為樽,酌一江思念,飲三世情愁,以款款深情的詩行,觸摸人間的冷暖,事世的變遷?誰的容顏蒼老了千年的等候,在尋尋覓覓中沉淪,縱使寂寞成殤,依然無法泅渡寂寞的靈魂,然而,慢慢憔悴了的心。

畫屏幽,織夢繞重樓,一支輕柔的筆,終不能夠,將心遇的美麗寫成今生無悔的完美。而你,始終在我不遠的地方,伴我夜色闌珊,一簾星光。躲不開期待,裹著濃濃的夜色,向著無際的黑暗潛行,儘管我知道,你就是我夢裡相隨的一個魅影。

今生,我站在寂寞的左岸,你佇立在海角天邊,指尖滑過流年,縱使天涯路遠,依舊,割斷不了塵世,漫長而纏綿的脈脈思念。好想在三生石上銘刻一段誓言,一個天上人間獨一無二的永恆。

披一蓑煙雨,立於紅塵當中,相逢只因宿命的緣,凝睛,只為你驚鴻一瞥。且容我片刻的斟酌,將珍藏已久的矜持,醞釀成瑪瑙般的誓言,輕瞬,夢已成碎片,化為漫天細雨,點點拍打寂寞的窗簷。淡淡的苦澀伴有一點兒香的甜,拽著唐風宋雨的浪漫情懷,將自己潤濕得淋漓盡致。

抬起頭,靜靜地凝望這淡藍色的銀河化作千載縈繞的幽夢,孤寂的河床盛滿千古未絕的魂魄。望著亙古不變的天穹,想起你日顯憔悴的臉龐,我的淚恣意蔓延……女人50歲退休,在家就是做飯
我從來沒有收到過男人送的玫瑰花
我只是不想被忽略
雪是多情的,不是嗎?
その作者が
醉意闌珊之後的一切空無
若愛玫瑰,最好與愛情無關
風拂過,牽動著書角
這一年的時間裡,我依然無法完全了解你
まるで別人のようだね

每個人都要經歷從無知到成熟

在學校的日子,很累。累的時候,就會很困。在這樣的時候,哪裡都可以依存我無處可逃的夢。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的衝擊,讓我變成一個倦了就會想到出逃的人。因為只有重新充滿電,我身體上的零件才會隨著我的意志運轉。不管現在進行的事情多麼的了不起,我都會毅然地按下暫停鍵,瀟灑轉身,去守候夜幕下的最後一抹餘暉…

回到家了,我沒有告訴父母親。而是先在自己房間整理東西,這時,一陣急匆匆的腳步逼近門口,是老爸,他高興得像個小孩子一樣,胸前還圍著做菜時裹的那塊布,手不停地擦拭著,小小的動作讓我讀懂了父親的期盼。父親很少下廚,今天是趕上喜慶的日子才被請去的。我喜歡他做的菜,那是一種特有的父親的味道。他的表情有點不自然,他說剛瞥見了我回來的身影,於是就趕著過來了。我很是驚訝父親的舉動,時光可以讓一個人選擇逐漸遺忘,也可以讓一個人懂得倍加珍惜。那一刻,我覺得很愧疚。連個電話都不打回家的人,何以能享受到父親如此真摯厚實的愛。雖然,我還是愛他們的,自認為也還是一個願意去表達愛的人。只是常常,我也會像很多的中國孩子一樣,不喜歡常打電話,任性地折磨著自己的父母親,讓他們飽嘗了思念女兒的苦。

聊了一會,我爸就突然想到什麼重大事件一般,邁著輕快的步子走了出去,說是叫我媽來看我。我懵了好一陣,其實我是想等收拾好再去跟他們打聲招呼的,可是這次又是他們第一時間跑來看我這個狠心的女兒。看著父親那充滿歡喜的背影,肯定是迫不及待地想讓母親來分享心底滿溢的喜悅。中國的父母親,一生都以自己的兒女為中心,他們沒有過過一天屬於自己的生活,他們只懂得,孩子好,他們就好。這樣的愛很傻,傻到我們可以理所當然地去接受。這樣的父母很平凡,平凡到任何人都可以忽略,連他們在身邊我們都不曾記起。他們的愛就像秋天的落葉,心甘情願地隨著風飄落,滋潤著貧瘠的土地,徒留空枝在秋風中蕭瑟,卻不曾想到那即將到來的冬季。

我媽也來了,臉上堆了燦爛的笑容。然後她抱著我,在我臉上親了一下,我頓感受寵若驚。我媽是典型的農村婦女,農村人嘛,總是羞於表達,一些摟抱等的親昵動作更加是不敢去做的了。她現在的改變完全是我高中時調教有方的結果。高中的時候我住校,一般每個月才回一次。那時候,我們一幫姐妹把我的性格完全帶開了,在她們的面前我很少能安靜下來,以至於以後,我總能很輕鬆地跟一個完全陌生的人說話,卻不顯得過於靦腆。高中時候的回家是我最享受的一件事情之一,回家後我總喜歡抱著母親撒嬌,這是我從小都不敢想像的。然後我會重重地在母親的臉上親上一個。你不知道,我母親當時簡直樂開了花,那又驚又喜的表情跟現在的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每個人都要經歷這樣一個過程,從無知到成熟。畢竟我們現在要學會面對很多很多,生活中合理的或不合理的。我再也不能輕易地像以前那樣開懷大笑,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淺淺的笑容。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自私的人,如果父母知道我回來純粹是給自己的心靈放個假,那麼他們該有多傷心啊!不過,也許他們也會表示理解。因為單純的思考已經讓他們養成容易滿足的思維。我回家了,這是事實,有這個事實就夠了。從此我也懂得,父母的牽掛,就是我一生要背負的沉重,我放不下,不想放下,也不會放下。成長していく
この段も
私の場合
一座夢中的小城
守著一個人的城堡
サクラも春も
這個社會的和諧
拜年之談
靈魂的烙印是生命一種最真實的見證
懷一顆淡然的心,沐浴清風暖陽



傾一生愛,再不分開

若,你是我的終點,我又何嘗放不下這塵世繁華,與你共守一方蒹葭?若,你是我的歸屬,我亦甘願舍了這浮雲天下,追隨你到海角天涯!若,你是我的過客,我寧可綻成一支煙花,風乾後化作你抬眼處的一片晚霞。若,你是我的人家,我便愛到蒼顏白髮,生死相依笑說由他……

當陌上的清寒扣響我平靜的心扉,暈起一層層無聲的涼寞,我卻在季節的轉角處想起你的微笑,駐足、回味,念起、溫暖。時過經年,我依然貪戀這美麗的憂傷,仿佛那恍若天涯的癡情舊夢近在眼前,這麼近那麼遠。深知,所有的情感,即使驚心動魄,終會歸於平淡;所有的遇見,即使燦若煙花,亦是留給懷念。銘記那一刻花開的美,讓回憶的光鏡停留在那片笑音裡,不去觸碰,不去感傷,你不驚我不擾,天涯的你我,各自安好。有些人屬於淺淺遇深深藏,放在心上,不言;有些事屬於輕輕來淡淡忘,轉過身後,不見。輕撫光陰的書頁,我唯一顆淨雅素心,淡看塵緣如夢,且歌且行。

隨遇而安,得失且過,別讓陰霾佔據了善感的心房;貧富一生,知足常樂,別讓憂慮遮住了微笑的臉龐;離散是命,愛恨皆緣,別讓淚水浸染了出塵的花香;淡筆抒寫,不落俗紛,別讓塵埃污濁了淨美的詩行;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別讓昨夕彌漫了今朝的陽光;素面朝天,微笑向暖,別讓黑暗埋沒了內心的善良;樂觀自信,勇敢拼搏,別讓萎靡迷失了前進的方向;擁抱自己,靜心沉澱,別讓寂寞席捲了潛伏的堅強;紅塵有愛,溫暖於心,別讓寒冷折斷了天使的翅膀。有夢,你就去飛翔。

不知何時起,我就愛上了這朵遺落於塵外的清蓮,喜歡她的雅,她的潔,她的悠然自閑。或許骨子裡,我就是她她就是我吧,不然,怎會一眼便傾心,從此根纏絲繞,再不能撇開脫逃?我時常想,我的心緒是隨蓮而動還是本心向蓮?已是分不清了,不覺就成了佛前的一株青蓮。自此,常以“青蓮”自居,然心裡明白,還差得遠,我愛她的色彩,更愛她內在的超然,她不是我的結果,而是宿命。我本如此,奈何形式?最是得益于那一種淡然,沒有熱烈的話語,即使再喜歡;沒有瘋狂的舉動,即使再瘋狂。韶華依舊,心卻早已游離紅塵外,化作一朵睡蓮,你來,我笑而不語,你走,我淡而不驚。喜歡的人,深深地藏在心裡,不驚擾;喜歡的字,默默地收錄紙間,不喧嘩。即使年華老去,一經想起,我都可以對自己說,我喜歡你,如此而已。

江南柳色新,人家浣溪吟。煙林向晚,和一片閑雲,倚著古老的江南,向陽而立,一切都顯得那般寧靜而唯美。喜歡古典,喜歡穿越時空的懷念,只一淺淺訴,便有唐詩的清麗、宋詞的婉約躍然紙上,輕嗅,滿室流盈的芬香。我一襲素裙,一把小扇,閒庭信步,只為和你相遇。我不傾城,只有一城煙雨,懷揣著丁香的氣息,等你在悠長的雨巷;我不迷悔,唯有一顆真心,暖一壺雅韻風情,題序等你回。

你在橋上看風景,我站在橋邊望你,江南裝飾了你的筆尖,你裝飾了我的夢。江南的水,秀而不濁;江南的柳,媚而不妖;江南的亭,古而不破。煙波翠,草木搖,碧江月,蘭亭渺,不隱不耀,恰到好處。有人說,現實沒那麼美,其實美的是那一刻的心情。延伸來說,生活處處皆風景,你若心存美好,目光所到之處是天藍雲白,百花盛開。你喜歡一個人時,你的心地是善美的;你討厭一個人時,你的眼則蓄滿陰暗,看待別人,折射的是自身。人生就是一場旅行,不在乎目的地,重要的是欣賞沿途的風景,撿拾美麗的心情。因此,風景是外在的美,折出你內心的淨。江南是多少人的嚮往,穿山越水,不為常相伴,只為那一眼,便是傾城。不管有沒有來過,心中始終有一個江南夢,且是永遠,夢是美的,這是一種姿態,叫做詩意地棲居。

走過流年的風景,目送生命的輪回,才明白,緣分不過陌上花,開了一季終會敗,來年再盛非那枝。回憶更新了一幕一幕,身邊的人換了一批一批,原來每個人都是過客,不同的只是逗留的時限,曾說好的永遠早已滄海桑田。而我終於懂得,生命的快樂在於且行且珍惜,不去歎昨日的憂傷,不去曉明天的模樣,你若還在,我便心安。

人其實真的不必要太在意別人的評說,再好的人總有人討厭,再差的人也有人喜歡,這好與差不過也是外人的評判罷了,不管別人怎樣看待,你一定要欣賞自己,愛護自己。世上無完美之人,不可能合乎所有人的偏愛,動情時說你堆砌華麗,淡然時說你故作清高,悲痛時說你沉迷憂傷,歡快時說你矯情造作,沉默吧說是薄情寡義,最後,終於醒悟,誰都不是為別人而活,也沒有任何人有權利把自己的思想強加於他人身上。不必要求他人改變,也不要輕易為誰改變,不取悅,也不卑微。你若愛我,必會尊重我,你若真的愛我,愛的應是我自己,而不是你想像中的我。

有一種相遇叫因緣使然、隨緣聚散,有一種感情叫默然相愛、寂靜喜歡,有一種關注是紅塵相念、無言亦暖,有一種姿態是淡而不忘、淺笑相安。和一些人保持距離,並非輕薄,而是因為愛,才選擇給彼此思念的空間,深感,念起便是溫暖;對一份情歸於平淡,並非忘記,也是因為愛,才選擇了淺淺遇深深藏,因知,細水長流才更久遠。能夠說出來的並不是最深刻的,存在心裡的,才是欲罷不能的。

與秋紅作別,思念也愈加冷冽,佇立季節的十字路口,凝眸,思忖,原來情到深處是無言的孤獨,痛至心底是無淚的哀殤,不能說,不可說,一說就破,一碰就碎。於千萬人之中的相遇終是一場荒唐的夢,夢醒歸處人斷腸。我只是一朵遺世的青蓮,因貪戀凡塵的悱惻纏綿,不慎墜入人間的煙火,只一點蓮心,便憂傷了一城蓮池。

身經親歷時,文字就是心情,風淡雲輕時,心情只是文字;飛黃騰達時,朋友都認識你,失意落魄時,你認識了朋友;喝醉時,知道你最愛誰,生病時,明白誰最愛你;快樂時,聽歌是歌,悲傷時,聽曲是淚;年輕時,一心遠走漂泊,回首時,拼命留住回憶;狂歡時,一個人寂寞,寂寞時,擠不進狂歡;在一起,經不住平淡,轉身後,悔不如當初……人生如棋,落子無悔,悲歡離合如春去秋來,迴圈著不可更改的規律,而我們每一天都在一邊失去,一邊尋找,得失一念,一念之間。其實,追憶已是惘然,悔恨亦是徒勞,不如認真過好今天,珍惜眼前,給自己一個擁抱,微笑著說,明天,你好。

一個人坐在光陰的對角,莫名的孤獨於周身纏繞,想著你曾經的好,思念的淚在心底翻湧不止,如浪如濤。癡癡望著你的方向,多想穿越這遙遙的距離把你緊緊地擁抱,多想輕展愁眉面對著你甜甜地微笑,多想將愛擱淺在今夜奔向彼岸牽手共待明朝。也許,放不下的,才是最美的,如罌粟,愛上便無可救藥。可是,以殘痛來消磨時光,不是我要的依靠,我多麼想一不小心就和你白頭到老……

生命裡,有一些人來來去去,驚豔了時光,疼痛了回憶;流年裡,有一些緣浮浮沉沉,溫暖了相遇,濕潤了別離。緣來,我在人群中看見你,緣去,我見你在人群裡,因緣註定,如春去秋來,任誰也無法更改。我不知道一顆心究竟要歷盡多少風霜才能觸到屬於我的暖,愛如花期,一期一會,待春暖花開,你若還在,那麼可否陪我面朝大海,傾一生愛,再不分開……

我知道你終會離開,因為明白,因為無奈,我願將自己掩埋,在那段有你的時光裡。朝看陽光,暮浴晚霞,相牽同行,不分不離。你給予的暖,已讓我深深地依賴,習慣了你時時刻刻的存在,習慣了你溫柔貼心的寵愛, 習慣了你安然向暖的陪伴,只因一份心有靈犀的懂,我就寧為你傾心傾城。即使再也回不去,你依然是我生命裡最溫暖的守候;即使回憶裡沾滿疼痛,我亦不顧一切地想起。如果有一天,我也會離去,那是因為,太過愛你。

歡快時,聽歌是曲,悲傷時,聽歌是詞,仿佛每一句都是為你而寫,洞悉了你埋葬在心底的傷痛,讓你無處可躲。於是,我只能任音樂把我淹沒,想你想到心碎,痛心痛到麻木。每一首歌都能讓我想到你,清楚地聽到那歌詞分明是在挖掘我的傷疤,繼而,唱者風淡雲輕,聽者撕心裂肺。即使是無詞的純音樂,我也會在心裡拐好幾道彎想到你,想到我們那些甜蜜的過往,只是再也回不去了,你是否只能活在我的歌聲、我的回憶、我的心裡了?若是,我寧願無心。或許,我離開以後,你才會想起往昔,才會憶起那個女子,才會想到曾經許諾的珍惜,因為愛你,所以為了成全你的幸福,我願放棄全世界,包括你……

時光如水,在指尖下緩緩流淌,滴墨成傷;塵緣如夢,總有書不完的風月,吟不盡的情長。好想做一個風景裡的旁觀者,不染花事,不惹情愁,撚一闕清歡,在一朵花裡透徹世事,懷一片蓮心,在一池水中悟出菩提。待塵心落定,我在時光裡等你,你依約而來,許我一生明媚。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lose the right to vote
The women's shot for help
The small towns of India
Attica riot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s keen to impress
Flood relief
The president of Maldives
The National Park of the transaction
Sunny in the fall
Payment of $180000000 U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