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要經歷從無知到成熟

在學校的日子,很累。累的時候,就會很困。在這樣的時候,哪裡都可以依存我無處可逃的夢。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的衝擊,讓我變成一個倦了就會想到出逃的人。因為只有重新充滿電,我身體上的零件才會隨著我的意志運轉。不管現在進行的事情多麼的了不起,我都會毅然地按下暫停鍵,瀟灑轉身,去守候夜幕下的最後一抹餘暉…

回到家了,我沒有告訴父母親。而是先在自己房間整理東西,這時,一陣急匆匆的腳步逼近門口,是老爸,他高興得像個小孩子一樣,胸前還圍著做菜時裹的那塊布,手不停地擦拭著,小小的動作讓我讀懂了父親的期盼。父親很少下廚,今天是趕上喜慶的日子才被請去的。我喜歡他做的菜,那是一種特有的父親的味道。他的表情有點不自然,他說剛瞥見了我回來的身影,於是就趕著過來了。我很是驚訝父親的舉動,時光可以讓一個人選擇逐漸遺忘,也可以讓一個人懂得倍加珍惜。那一刻,我覺得很愧疚。連個電話都不打回家的人,何以能享受到父親如此真摯厚實的愛。雖然,我還是愛他們的,自認為也還是一個願意去表達愛的人。只是常常,我也會像很多的中國孩子一樣,不喜歡常打電話,任性地折磨著自己的父母親,讓他們飽嘗了思念女兒的苦。

聊了一會,我爸就突然想到什麼重大事件一般,邁著輕快的步子走了出去,說是叫我媽來看我。我懵了好一陣,其實我是想等收拾好再去跟他們打聲招呼的,可是這次又是他們第一時間跑來看我這個狠心的女兒。看著父親那充滿歡喜的背影,肯定是迫不及待地想讓母親來分享心底滿溢的喜悅。中國的父母親,一生都以自己的兒女為中心,他們沒有過過一天屬於自己的生活,他們只懂得,孩子好,他們就好。這樣的愛很傻,傻到我們可以理所當然地去接受。這樣的父母很平凡,平凡到任何人都可以忽略,連他們在身邊我們都不曾記起。他們的愛就像秋天的落葉,心甘情願地隨著風飄落,滋潤著貧瘠的土地,徒留空枝在秋風中蕭瑟,卻不曾想到那即將到來的冬季。

我媽也來了,臉上堆了燦爛的笑容。然後她抱著我,在我臉上親了一下,我頓感受寵若驚。我媽是典型的農村婦女,農村人嘛,總是羞於表達,一些摟抱等的親昵動作更加是不敢去做的了。她現在的改變完全是我高中時調教有方的結果。高中的時候我住校,一般每個月才回一次。那時候,我們一幫姐妹把我的性格完全帶開了,在她們的面前我很少能安靜下來,以至於以後,我總能很輕鬆地跟一個完全陌生的人說話,卻不顯得過於靦腆。高中時候的回家是我最享受的一件事情之一,回家後我總喜歡抱著母親撒嬌,這是我從小都不敢想像的。然後我會重重地在母親的臉上親上一個。你不知道,我母親當時簡直樂開了花,那又驚又喜的表情跟現在的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每個人都要經歷這樣一個過程,從無知到成熟。畢竟我們現在要學會面對很多很多,生活中合理的或不合理的。我再也不能輕易地像以前那樣開懷大笑,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淺淺的笑容。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自私的人,如果父母知道我回來純粹是給自己的心靈放個假,那麼他們該有多傷心啊!不過,也許他們也會表示理解。因為單純的思考已經讓他們養成容易滿足的思維。我回家了,這是事實,有這個事實就夠了。從此我也懂得,父母的牽掛,就是我一生要背負的沉重,我放不下,不想放下,也不會放下。成長していく
この段も
私の場合
一座夢中的小城
守著一個人的城堡
サクラも春も
這個社會的和諧
拜年之談
靈魂的烙印是生命一種最真實的見證
懷一顆淡然的心,沐浴清風暖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