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裏的吳爺

01105.jpg
“吳爺,早啊!”“早!”“吳爺爺早上好!”“好!”
在我所住的小院裏,常能聽到這樣的對話,院子裏的人沒有對吳爺不尊敬的,也只有吳爺才享有這樣的“待遇”。吳爺今年七十六歲了,身子骨卻硬朗著呢,健步如飛,沒有半分年老的跡象。和吳爺住在一起,吳爺成了我們的“偶像”,吳爺留給我最深的印象就是熱心、勇敢、不服老。吳爺的故事數不勝數,可有那麼幾件事印在我的腦海裏,讓我久久不能忘懷……孩子們的故事王

吳爺知道的故事多,這是我們每個孩子都知道的。我有時就想:吳爺的腦子是不是機器呢?為什麼他知道那麼多的故事?正因為如此,我們一放學回來就纏著吳爺講故事,總要聽上幾個故事才肯去做作業。對於我們的要求,吳爺也從不推辭。我們就直接叫吳爺作“故事王”,吳爺也挺喜歡這個名字的。他喜歡聽,我們喜歡叫,其樂融融。院子裏總能看到這樣一個情景:一個老頭,一群孩子,蹲在樹下,時不時發出哈哈的笑聲。

吳爺沒上過幾年學,他講的故事大多是民間故事,都是我們在學校裏、在課堂上所聽不到的。吳爺有時也會講錯一點兒地方。就像那一次,吳爺給我們講劉邦的故事時,把“漢高祖”講成了“漢太祖”。於是我們就爭著跳起來,告訴吳爺,吳爺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像個小孩一樣呵呵的笑著說:“爺爺還不如娃們哦!娃好好讀書,以後給爺爺講故事。”就在我們笑作一團時,一個我們最討厭的人——張大媽出場了。大老遠就能聞到她身上那股濃濃的胭脂味,又是一地的瓜子皮相伴,冷笑一聲,說:“傻老漢,就自己那個文化底子,還不如個瓜,還敢糊弄娃娃!”吳爺不說話,我們可看不下去了,一起跺著腳叫喊著:“關你什麼事?吳爺爺講故事,愛咋講就咋講,咋講我們都愛聽,有本事你講啊,自己不會講還說別人,丟丟臉!”張大媽耐不住我們的“強勢進攻”,“哼”一聲說:“不跟你們一般計較。”悻悻地走開了。

有必要說明一下,張大媽今年46歲,三年前單位裁員下崗了,臉上的皺紋如群星聚集,數不勝數。可張大媽還偏就愛穿鮮豔的衣服,整日裏無所事事,在街上逛來逛去,和年輕的小姑娘爭美。那張嘴,大概是每天吃瓜子練出來的吧,“嘚啵嘚啵嘚啵”說起話來像連珠炮一樣絕不饒人。

勇擒偷車賊說吳爺勇敢,是一點不假,等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就信服了。那是2008年的秋天,院子裏的車子相繼丟失,不論是摩托車,電瓶車還是自行車,都無一幸免。先是李阿姨的自行車不見了,後來小宋叔叔的摩托車丟失了,就連妍妍妹妹的腳踏車都不翼而飛,氣的妍妍的媽媽,也就是我們最討厭的張大媽站在街上大喊:“哪個狗娘養的敢偷老娘的東西,老虎不發威,你當俺是病貓啊!要是讓老娘逮到你,不剝了你的皮俺就不姓張!”喊的大家不得安生,我都有點恨起偷車賊來了。院裏明事理的人打電話報了警,警察來了幾趟也沒什麼收獲。院裏一時人心惶惶,大家上下班都提心吊膽,生怕偷車賊盯上自己。

這可把吳爺急壞了,為了逮到偷車賊,吳爺在冷風裏待了幾個晚上,可偷車賊就像事先知道一樣。大概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吧,終於,偷車賊再次現身,吳爺發現,立馬抓住了他。偷車賊本想掙脫,可手被吳爺緊緊抓著。吳爺喊來人,把小偷送到了公安局,為大家找回了丟失的車輛。生活很快恢複了平靜。

難舍忘年交

有一天,他把我們叫到了一起,卻沒有講故事。他說:“孩子們啊,你們也都上學了,今天爺爺就告訴你們一句話:‘學習和種莊稼不一樣。種莊稼,今年不種明年種好就是了,而學習,別說是一年,就是一天也不能松懈。’。”我從未想到吳爺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正當我為此而高興時,吳爺卻不聲不響的走了。大人們都說,吳爺跟著女兒享福去了。可院裏人都知道,吳爺舍不得我們,舍不得小院。我們同樣也舍不得吳爺。吳爺剛走的那一個月裏,大家見面都不願意說話,因為我們的談論的話題從來離不開吳爺。誰願意一見面就哽咽著說話呢?吳爺的確走了,可能不會回來了,但他走不出小院,走不出小院人的心。吳爺叫吳伯選,小院的守護神。 夢裏夢外不知身是客 生活可以有的那些事 回憶是一灣深不見底的泥潭 夢她風雨幾枝椏 走過,有雪的季節 電燒傷的處理有何不同 癡情成殤,僅求毋忘 情為何物 我看到了你堅強背後的辛酸 別問應該選哪個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